问政问题

发帖人:路人甲 发布于 2014-09-05 11:49:44
宁波人民给衢州人民的万言书
[size=6][b]正气的社会应该有正义之举[/b][/size] [size=5][color=Red]伟大英明的衢州市委; 伟大英明的衢州市人民政府; 光荣正确的衢州市公安局; 光荣正确的衢州市人民检察院; 光荣正确的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无比尽职的衢州市国土资源局; 无比尽职的衢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 我们是正在被反复迫害的、在你们衢州投入巨资建设、如今被以职务侵占和挪用资金两罪判处17年有期徒刑的山海协作方余明方的家属! 我们以万言书的形式,给伟大、英明、光荣、正确,并且对国家法律和社会公众无比尽职尽责的衢州市委、衢州市人民政府、衢州市公安局、衢州市人民检察院、衢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衢州市国土资源局、衢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提出如下抗议。 第一、法律文书纯属主观编纂,你们迫害余明方老人之路何时休? 几年以来,余明方坚持不懈控告你们衢州地方上真正的犯罪分子,从来没有认为自己涉嫌任何犯罪。余明方一直是,并且现仍在职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原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也是原宁波江东鸿运建材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 2013年1月7日,宁波市公安局经侦大队通知余明方专程前往反馈控告犯罪案件的办理情况,余明方在该机关被控制,后被移交你们衢州市公安局柯城分局,家属非常清楚这些情况。这是余明方到案的真实经过,你们所谓宁波火车东站铁路公安派出所民警控制余明方是弄虚作假。 讲到案件处理过程弄虚作假,你们对余明方的一审判决讲述余明方抓获经过极尽编纂。 我们家属都知道,余明方2010年3月10日因挪用资金的罪名被错误刑事拘留,由于检察机关不批准逮捕,余明方于4月16日被决定取保候审,2011年4月14日,余明方被解除取保候审。2012年11月28日,余明方以衢州市公安局错误刑事拘留、取保候审为由提出国家刑事赔偿申请。余明方在办理国家刑事赔偿过程中被重复立案,显属打击报复。 我们家属都知道,余明方2011年4月14日因职务侵占的同一事实以合同诈骗的罪名第二次被错误刑事拘留,同样由于检察机关不批准逮捕,余明方于5月19日第二次被决定取保候审。2012年5月18日,余明方第二次被解除取保候审。2012年11月28日,余明方以衢州市公安局柯城分局第二次错误刑事拘留、取保候审为由提出国家刑事赔偿申请。余明方在办理国家刑事赔偿过程中再被重复立案,属打击报复。 针对余明方挪用资金和职务侵占两个罪名的刑事追诉程序分别在2011年4月14日和2012年5月18日结束,余明方是否存在被指控的犯罪事实以及是否应该受到法律追究,衢州市两级公安机关和两级人民检察院均以不批准逮捕和超过取保候审期限依法解除取保候审的处理结果释放了余明方。正是因为余明方已经依法结束了刑事追诉程序,衢州市和浙江省两级公安机关才依法受理余明方提出的国家赔偿申请。 你们衢州的法院非常清楚这些情况。一审法院为了规避这些客观事实,有意在余明方身份情况及抓获经过的认定过程中进行极力隐瞒编纂。 第二、针对余明方的迫害,你们把对基本事实的是非不分、黑白颠倒发挥到了极致。 在你们工商登记备案的材料充分证明公司的变迁及股东和股本结构变动情况,特别证明余明方曾经是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也是现在破产企业浙江金沐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实际上的法定代表人。但是,你们的一审判决刻意回避这些重要情况。 根据一审判决的荒唐逻辑,认定参加土地竞拍的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实质上是由余明方、蒋岳云、袁建华个人出资购买,那么,已经在工商管理机关变更登记的法定代表人尤新权的事实并不存在,因为余明方与尤新权的股权转让并没有达成协议,受让人余寅、陆洁及其尤新权操纵的温州中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没有支付3000万元的其中一分钱,余明方仍然是浙江金沐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有权代表浙江金沐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向警方报案指控余明方犯罪的应该是余明方本人。这就是你们衢州公、检、法各机关适用法律逻辑的结果,纯属构陷犯罪。 两个公司于2006年12月9日出具的《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金来源确认书》、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与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于2006年12月10日签署的《投资开发回报合同》、2007年5月15日签署的《借款协议》,在这两个公司之间因债权债务发生的资金往来应该受民法调整,而不应该由公安机关介入。特别是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与尤新权、余明方与尤新权、余明方与余寅等于2009年10月8日签署的三份《股权转让协议》,在上面有明显的涂改之处。为何出现这样的涂改,被涂改的内容是什么,你们的公安机关患了高度近视,看不见涂改,同时也患了失聪,听不见余明方和我们所有家属发出的声音。你们的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工作人员日理万机,都不知道出现这样严重的变造材料的情况。你们的人民检察院也忘了自己是专门的法律监督机关。 既然股权转让一直没有达成协议,余明方期待所有债务均由受让人承担,尤新权坚决不愿意接受因股权转让而出现的遗留债务。由此证明,股权转让双方并未实际达成转让协议。关键材料可以变造和涂改吗? 余明方坚持浙江金沐实业投资有限公司股权未发生转让,余明方至今仍然是浙江金沐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余寅从父亲这里受让股份方式是伙同犯罪分子将父亲绑架在衢州大酒店长达一天一夜,施加暴力。特别是,股权转让协议中约定的转让价3000万元到现在余明方被判决17年有期徒刑了也没有见到踪影。当然,你们衢州的公安机关强调余明方四次被绑架都没有报案,即便我们反复向浙江省及你们衢州市的各个机关控告,你们仍是“没有接到报案”。 第三、到底谁在犯罪?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供养的政府? 浙江金沐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陆洁在进入公司之前是余明方儿子余寅的女朋友,使用的姓名是陈洁。余寅于2010年1月20日的《声明》和当日余寅与陆洁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证明,余寅将自己从父亲余明方这里强抢受让的37.5%的公司股权以3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了陆洁,用于清偿欠付陆洁的债务。这是一笔什么债务?余明方反复多次向警方控告儿子余寅在公司办公室及家中吸毒的事实从这里得到充分证明。股权不是依法转让,而是通过犯罪手段掠夺,这是犯罪团伙虚构的又一重大案件事实。你们的政法机关为何坚决不向余寅、陆洁调查取证? 8年以来,我们家属都深深知道,余明方几年以来向警方反复不间断控告这些犯罪行为,但是你们的境界就是高,水平就是好,这些人就是非常逍遥。余明方及其儿子余寅被犯罪团伙采用暴力和毒品控制的方法,余明方将3000万元股份无偿交给儿子余寅,余寅无偿交给陆洁,陆洁本人不露面,与周良兴一起以温州市中城建设集团的名义代为持股,但是抢夺财富的愿望实现以后,陆洁以现在浙江金沐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的身份、周良兴以副总经理的身份、尤新权以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身份,整个犯罪团伙轮廓清晰。这个团伙为了隐藏犯罪,在浙江金沐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以隐名股东的方式实际控制公司运作,向警方诬告陷害余明方。他们以1900万元的非常价格转让,但余寅没有获得一分钱对价,我们余明方家族3000万元原始股份的财富被抢夺怠尽。 第四、到底谁在犯罪?你们各级机关中的害群之马什么时候清除? 到底谁在犯罪?尤新权、周良兴、陆洁犯罪团伙,一边虚构事实起诉余明方归还借款500万元,强调周良兴没有在浙江金沐实业公司持股500万元,另一边在公司以隐名股东的方式实际持股这500万元,并在案发以后极不正常的姿态慷慨放弃这500万元股权,尤新权等人除实施了诬告陷害犯罪,同时已经构成诈骗犯罪。觉得神奇吗?看看衢江区人民法院(2014)衢刑初字第41号刑事案件判决书和宁波市鄞州区人民法院(2009)甬鄞商初字第2805号案件档案就清楚一切真相了。这可以从一个角度观察到余明方自从到你们衢州投资山海协作项目以来处在一个多么险恶的法制环境。 看看这个犯罪团伙在2010年1月21日的所谓“股东会决议”: “1、将余寅持有的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37.5%股份暂时转让于温州中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名下,此转让行为仅为形式上,余寅并无收到任何转让金,亦无任何实质性转让意图及行为。 2、温州中城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在接受余寅股份转让协议的同时签订将37.5%股份转回给陆洁的转让协议,其效力视同转让回余寅。 4、蒋岳云的25%股权,通过法律手段解决取得后,尤新权、陆洁、周良兴按股份比例享有。 5、以上内容得到全体股东确认,因有关公司的重要利益,各位股东应自觉保密,严禁外泄,以公司整体利益为重。” 第五、判决处理案件不是儿戏,基本事实应该受到尊重。 你们清楚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早期的三个自然人股东余明方、蒋岳云、袁建华的情况吗?我们家属都非常清楚。 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2006年12月9日向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出具的《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成立注册资金来源确认书》的内容证明,“我公司明确公司成立及所有资金来源都是贵公司所出,公司如遇重大变更、增资扩股、合并、分立、解散等必须经得贵公司同意,借用贵公司的资金及土地出让金我公司确认给予贵公司约定一定时期的利息回报,报效回报另订合同予以明确,纠纷解决办法本公司确认贵公司所在地人民法院解决。” 这些内容证明新公司的注册资金全部由余明方筹集出资,蒋岳云、袁建华一伙对此应该非常清楚,但是他们却串通诬告余明方。 一是蒋岳云、袁建华两个股东实际上并没有任何出资,这是案件的基本事实,这两个自然人与余明方有民间借贷关系,但没有出资;二是新公司的成立和运转均由余明方在负责,“对外投资”,将公司闲散资金根据《借款协议》外借给奉化鸿运公司适用是公司章程规定的业务范围。 成立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资金与三个自然人无关,根据竞拍土地文件约定由土地竞拍成交人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组织筹备,三个自然人股东均是受派遣履行职务,并不承担实际出资责任。三个自然人股东与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之间的资金往来属于民间借贷法律关系,与本案没有任何法律上的关联性。你们的法院无视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根据法律和衢州市政府文件规定参加土地竞拍的事实,荒唐至极! 第六、司法鉴定成冤案的催化剂,动机不纯损害司法鉴定公信力。 《专项审计报告》和《司法会计鉴定书》,看起来很权威,细看却是笑话。两份鉴定意见来自两个司法鉴定机构,但两份鉴定意见均出自章亚玲、彭绍春两位鉴定人,办理本案件的公、检、法机关难道不知道鉴定人不得同时在两个鉴定机构从业的规定吗?不仅如此,在《司法会计鉴定书》中,这两位鉴定人为何不敢签名承担法律责任? 第七、司法鉴定不要越位成判决书。 本案中涉案自然人是余明方、蒋岳云、袁建华三个股东,涉案法人是两家公司。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成功竞拍土地后按照文件规定指派余明方负责筹建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并负责实际出资。你们的法院不基于竞拍文件和交纳土地出让金与收取税费凭证的事实,天马行空,认定购买的土地属于这些个人。这两个人没有实际出资,以没有任何实际出资的形式上的股东并不具备发言权来认定余明方犯罪,你们的判决就创造了一个奇迹,余明方和我们拿自己的财富把自己圈进犯罪! 2006年9月土地竞拍之前,由衢州市人民政府和宁波市人民政府联合考察山海合作项目的投资方是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签订成交确认书和一系列法律文书的都是我们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余明方作为该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处处留下了笔迹。在那些前期工作中,蒋岳云、袁建华在哪里?他们参加到项目考察工作中来了吗?你们判决认定的事实客观上违法撤销了上述所有省市政府关于投资山海协作的文件。 但是,司法鉴定却空前地把这些事实黑白颠倒,你们政法机关照搬! 由余明方一手成立的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是在2006年12月8日成立的,土地竞拍是在当年10月18日完成的,这个事实不清楚吗?办在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土地使用证在“取得价格”一栏数字为“0”。这家独立的法人企业凭什么可以不花一分钱对价取得如今价值10亿元人民币的土地?当然不可能,不劳而获没有法律依据,这就是你们衢州市人民政府违法发放土地证造成的恶果。你们衢州妄想维护这一巨大错误,维护错误的结果是期待余明方被判决17年,永远没有机会纠正错误发证;纠正错误发证的结果,土地财富将回归到真正的主人公我们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手中。 我们非常坚信你们衢州的各个机关都非常熟悉土地发证的法律规定。《土地登记办法》第二十七条规定:“依法以出让方式取得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的,当事人应当在付清全部国有土地出让价款后,持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出让合同和土地出让价款缴纳凭证等相关证明材料,申请出让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初始登记。”你们衢州市人民政府发证合法吗? 第八、余明方有权力管理元生公司,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与浙江金沐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之间发生的经济纠纷不应该由公权力介入! 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与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签署的《投资开发回报合同》,虽然经过司法鉴定存在公章与文字形成先后时间的问题,但是,判断这些证据材料的合法性与真实性应该以书证形成时间作为标志。法律并没有禁止公章不能先于书证文字之前加盖,市场主体中大量的业务人员为了工作方便,普遍使用加盖公章的空白介绍信、协议书,根据业务需要随时填写相应单位名称和业务内容。从现有鉴定意见证明,上述两份至为关键的书证均不是在控告人尤新权窃取法定代表人地位以后形成,其真实性与合法性必须得到重视,国家现行的法律理论和条文基础不能被人为破坏。 两家公司的经济纠纷在2010年6月12日经过人民法院审理,审理的案件案由是借款纠纷。在没有人民法院移送公安机关侦查的情况下,侦查机关先后就一事反复违法受理。 《协议》内容证明,案涉500万元由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与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两家法人企业之间处理,与个人无关。从现有证据材料也证明,收取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500万元款项的是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至于余明方是否职务侵占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这笔资金,这不是你们衢州地方可以插手的问题。按照你们的法律逻辑,认定这500万元保证金已被余明方“据为己有”,那么元生公司不能再从奉化鸿运公司获得这500万元保证金,该笔资金将与奉化鸿运公司毫无关系,元生公司将在事实上构成不当得利。一案未了又造新案,以公权力制造新的冤案,政法机关到底怎么了? 虽然在2009年10月8日工商备案的三份《股权转让协议》在余明方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尤新权私自涂改掉“公司债务由受让人承担”的内容,但是在2009年9月4日未经工商备案的《股权转让协议》第七条中“甲方承诺办妥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50%股权变更登记至名下后,甲方有义务确保由乙方任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事实证明,尤新权、余寅、陆洁至今没有将股权转让款3000万元交付余明方,尤新权并不具备担任法定代表人的条件,没有资格以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名义控告余明方职务侵占或者挪用资金。 余明方有职有权处理这500万元。余明方将500万元工程保证金打入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账户时正是担任公司执行董事期间,其完全有资格有权利履行该职责。至于该职责是否符合公司利益,有没有侵犯公司小股东利益,公司可以提起股东侵权诉讼。 讲到挪用的法律概念就必须分析余明方有没有职权处理公司事务。余明方将案涉1500万元资金汇入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的时间分别是2007年7月11日、12日、19日,在这期间正是余明方担任法定代表人期间,也正是从2007年7月9日开始,余明方和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合计占公司股份81.4%,远远超过股东审议公司一般事项需要的股权超过50%的简单多数,这些基础事实均有工商登记备案的证据材料证明。 第九、重视程序合法,重视现代企业制度在我国的实际发展状况, 重视刑事诉讼法对公民权利的保护,将为民营企业的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余明方的胞妹在一审判决前曾经两次向一审法院提交申请,提供案件新证据线索,并请求延期审理全面查明案件基本事实,你们却无视。 一审判决余明方的两个罪名涉及的案件纠纷均通过刑事追诉程序和民事诉讼程序多次得到解决,你们衢州的法院无视这些客观事实作出判决必然违法,也与过去已经形成的法律文书形成激烈冲突。 余明方作为浙江元生实业投资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工资为年薪120万元,只领取过2007年,并且交纳个人所得税34万元,你们没有证据可以否定这一事实,你们更没有资格和权利规定余明方不得在公司有工资收入。以这样的工资收入,从2008年直到2014年,合计7年的工资收入将近600万元,现在余明方在账务处理上消化车辆购入费用,按照一审判决认定仅仅673941元,余明方从公司领取的工资收入没有证据超过该笔费用。以何种方式支付公司职员工资及福利待遇属于公司内部管理范围,由劳动法和公司规章制度调整,你们公权力不得越位。不论是买车还是划转公司资金,余明方均是以其实际全部出资的唯一股东身份决定和执行公司事务。元生公司实际是余明方的个人企业,其他股东既没有出资,也从来不参与实际管理,即不具备股东身份和员工身份。余明方买车和拆转资金的行为均发生在2007年7月9日以后,余明方根据法律的规定有权行使控股股东权利。如果仅仅占股9.2%的袁建华和占股9.4%的蒋岳云对公司大股东余明方处理公司事务认为其侵害小股东合法权益,其完全可以民事诉讼。蒋岳云、袁建华空手套白狼,骗取上诉人巨额财富,其不具备股东身份。 你们衢州的政法机关对法律的适用简直是儿戏。从2010年4月7日、2011年5月6日、2011年12月14日、2012年4月28日、2012年11月16日,你们连续五次提请逮捕余明方,在长达五年的时间里就为本案莫须有的罪名,满足蒋岳云、史定富、尤新权这些真正的犯罪分子的欲望,反复迫害余明方。前主管全国最高政法工作的周永康都被调查了,国家法治建设已经重回康庄大道,图谋私利的卑鄙的迫害可以住手了! 第十、天下为公,我们期待余明方案件能够走上正常法治轨道处理。 余明方作为山海协作项目民营企业的代表,其倾尽原公司上下所有财富和智慧,积极响应浙江省委省政府的号召来到你们落后的西部山区衢州投资,在经历漫长的八年以后,其不仅身无分文,不仅身负巨额债务,不仅妻离子散、四次被绑架、儿子余寅被强制吸毒、我们其他亲友接二连三悲愤离世,反而无中生有被判决挪用资金、职务侵占两个罪名17年的徒刑;刑事法律不仅没有及时打击真正严重犯罪行为,反而为犯罪团伙的多种犯罪行为嚣张实施大行其道,整个国家刑事追诉过程看不到正义之举。正因如此,我们所有家属全力在衢州新闻网、天涯网、凯迪网、正义网、新浪网等等网站推出余明方案件实录,引起全社会关注。 综上,余明方面对巨大犯罪团伙的迫害进行着极为艰苦的抗争,司法应该站在正义的前沿,及时呵护真理,保护受害者,追求程序和实体的统一和正义。我们家属期待你们衢州地方政府和政法机关还我们公正! 此致 奉化鸿运建材有限公司暨全体余明方家属 二〇一四年八月三十一日[/color][/size]

问政网友回复

共有 0 条回复
我来回答
问政部门:市委政法委
当前状态:已答复
进度追踪
  • 问题已提交至相关部门
    2014-09-05 11:49:44